典当时光,与文流浪

1225 天前

这些都是父母给的爱

掉进钱眼里的可怜虫。最早对于钱的认识是在小时候,具体有多小已经记不清了。只是知道买糖需要钱,买玩具需要钱,所有的一切好东西都需要用钱交换。那时就隐约意识到钱不同于一般的废纸,因为钱可以让我们得到想要的东西,而废纸却没有这个功能。“金钱万能”的观

1250 天前

时光当铺外传

“你输了。”夏七七手执黑子说道。话音稍落,一子便定如棋局,果然,气吞山河,白子已无力回天。闫诀失笑,“七七,你这是何苦?不过是一纸契约。”

1225 天前

病着的我们

窗外的天空一直都保持着温吞的样子,偶尔抬起头恹恹地看一眼窗外的天,只剩被框在窗里的一小片。我歪着头,眼里的天空是倾斜的,白云全都倒向美好的反面,继而无可抑制地自天空脱落。一大片一大片的空洞,将寂寞蔓延至心底。自从白云剥落之后,太阳也失去了光彩,无力地颓然喟叹。偶尔会有麻雀飞过,也不曾停留。不再美好的东西就不再让人留念,只有天空的死寂日复

1225 天前

最后的朝拜

  我们从这一年走到那一年,在年尾和年头的时候,用掉了所有的欢喜。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真切的感受到亲情的存在,像是东西一样可以把握在手里。亲情这种东西,我们愈是拥有它,就越是渴望它,得到它愈多,就越是贪恋它。五千年文化积淀的年就像一头兽,与亲情共

1225 天前

颠沛流离,终抵不过如梭的时光

颠沛流离,一直是我喜欢的词语,小时候的我时常想如若我有这样的生活,我将会很快乐。 我将颠沛流离比作少女柔软的的青丝,也是少女柔软的情怀,就如海子将春暖花开看成自己毕生的希望。 时光太蹉跎,生活太磨难,当看着往昔朋友的容颜,逐渐消失在支离破碎

1225 天前

你是我遗落人间的寂寞肋骨

   他记得她对她说的每一句。每一句,只差一句,我爱你。后来他用了很久才明白,其实有些东西,不曾得到,也就无所谓失去了。<br><br>  【一。我们的距离有多远】<br><br>  赤足踏过冰凉的大理石地板,凛冽刺骨的寒冷让她眉头轻蹙。揉

1225 天前

茴香

  这双手握紧了,我就不放了。Fennel.one<p></p>   我和叶澜从学校出来就往家里赶,夜色逐渐逼近,我们没带伞,然后下起了小雨。<p></p>   哥…没事儿吧。她走在我右边,眼神里满是忧郁,淅沥的雨水淌进她厚重的刘海里,慢慢变得

1225 天前

荒烟蔓草的年头

<br><br> 文/Time°枫末落<br><br> 记得那是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自行车,也没有摩托车,凑上赶墟集的时间里,我们就会屁颠屁颠地跟在爷爷身后,沿着一条蜿蜒的山路走往市集。只是为了看一下市集里拥簇的人群,看一下琳琅满

1224 天前

南方北方,某个远方

  1.我梦着你的梦,丢失在泪海,化作无奈。<p></p>  瘦弱修长的身影,苍白无力的脸色。现在的你,更像是大病初愈!我静静的站在与你相距十几米的地方,忽然觉得有点远。我知道你也只是路过,可眼神还是死命的抓住你不放。随着脚与树叶磨擦生出的沙娑

1224 天前

拿什么来说谎

  在Longlongago,在future<p></p>   我突发奇想,那些我从不敢张望寻找的眼神,在适当的时间里,在枯尾蝶陨落的天际飘然而逝。走得干干净净,就好像从来不属于脑海的记忆,披着陌生的蝉衣,说着变异的口音,我觉得这就是陌生人吧。

大家在说

  • 250 天前 越来越胖的大俊说:
    小程序已下架登录注册功能,恢复时间未知,请前往微信群或者网页版交流
  • 376 天前 越来越胖的大俊说:
    在抖音看到一个评论,他说:至亲去世的瞬间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待到一切平静,某一个下午,清风拂过窗帘的声音,洗衣机轰隆隆的声音,厨房水壶冒热气的声音,阳光铺进阳台的样子,张口叫人却一愣,这一切都在提醒你,那个人走了。
  • 530 天前 阿西说:
    哈哈哈哈 真的是话到嘴边又不好意思说了
  • 576 天前 越来越胖的大俊说:
    明天很多东西就到齐了,可以开工了^O^
  • 576 天前 越来越胖的大俊说:
    今天听到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宽带安装预约成功!终于可以开始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