婊子养的生活

本文系 Time。半人于 投稿到《时光当铺》的原创作品,转载请先联系我们取得授权!否则将追究侵权责任!

婊子养的生活

作者:Time。半人于
Part one  蔷薇将那个男人送到门外后就冲到浴室打开蓬头使劲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水汽氤氲,身上那个男人的抓痕却更加清晰、刺眼。一想到那个满身油腻的中年男人在他身上如猪般乱拱的情形,她就感到一阵恶心。他妈的,男人都是畜生。  她用手使劲地搓着身体,直到满身殷红也不肯罢休。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仿佛能让她的身子变得干净一点。蔷薇突然就蹲下身子,抱着膝盖歇斯底里地哭。弥漫在空气里的水蒸汽沿着呼吸道进入肺里,像是窒息的感觉,她神经质地笑着,不停息。  小水滴凝结在浴室的镜子上,下滑、再次凝结,如此重复。蔷薇用手反复擦着镜子,看着里面的那个女子。脸上厚重的脂粉被洗净,眼影的色彩也早已分辨不清,铅华脱落之后眉清目秀。因为在浴室,脸色被水汽蒸得红润,却还是透出一丝病态的苍白。她关掉洒水的蓬头,随意的擦了擦沾水的头发,围着一条浴巾往卧室走去。  她像一朵莲花,清水出浴,濯而不妖。  卧室里刚才的淫靡气息还没完全散去,她满脸厌恶,将凌乱的床单扯到墙角。  蔷薇感觉很累,躺在床上便不想动,几分钟的时间就睡了。她睡觉的姿势,就像是某种受伤的动物。用被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靠在床的一边,眉头紧锁。Part two  蔷薇醒的时候是12点左右,17岁以后她总是睡不安稳,经常在半夜醒来。她索性不睡,穿上一件大红的旗袍出门。这个时候还不算晚,城市不知疲惫地发光发热。  她想了想,打车去了她常去的地方:xx酒吧。这是一间同性恋酒吧,蔷薇不是同志,但也不反感与女性发生有限度的肢体接触。  她是熟客,一进酒吧,老板娘就跟她打招呼:来了啊,蔷薇。这儿的老板娘也是一个同性恋,对蔷薇很有好感,有时候会请蔷薇喝酒什么的。后来老板娘知道蔷薇不是女同,就跟她成了朋友。  今天蔷薇的这一身很贴切,合身的旗袍完美地勾勒出她身体的曲线。她的漂亮,是不容置疑的。就连这里的男人也感到惊艳,不过少了正常男人看她的猥亵目光,纯粹是欣赏一件艺术品的眼神。蔷薇觉得,这里的男人挺可爱的。  蔷薇要了一杯红酒,一个人坐在那里小口抿着。酒保喊了一声蔷薇姐,见她不爱搭理就走了。  她突然斜睨了一眼那个一直瞧她的男生,对他一阵媚笑,那个小男生脸红心跳地低头,抓着面前的酒水掩饰性地喝着。她没见过这个男生,想必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蔷薇满眼戏谑,还真是稚嫩。她正准备过去调笑几句,这个时候袁泉恰巧来了。她是蔷薇的老相好,一来便抱着蔷薇耳鬓厮磨。她被打了一下岔,只好作罢。再转头去看那个男生的位置,却已经空无一人。或许,是被她俩的举动吓跑了。她有些懊恼,这样的男生不多见。看他的衣着,貌似家世很好的样子,可没有普通孩子娇生惯养的倨傲。往后再去酒吧的时候,经常会看见那个男生,他还对她腼腆地笑着。蔷薇猜想,他不会是个同性恋吧。不过看着不像,他总是一个人坐在那里,有男人找他搭讪他也是红着脸推脱。Part three  每到星期天的时候,蔷薇会卸去浓妆,穿清丽的衣饰,因为她要回家陪她弟弟。她弟弟杜源在市里的重点高中上学,成绩很好,是个乖孩子。不像她,是个不干不净的风尘女子。蔷薇很早就死了父母,杜源是他唯一的亲人,是她活着的希望。蔷薇有时想不开的时候,总是想起杜源那阳光的笑容,然后她也就不怨谁了。这几年蔷薇与弟弟相依为命,一起啃过硬馒头,住过地下室,招受别人的白眼,他俩总抱在一起,越抱越紧,妄图从对方身上汲取些微的温暖。  这个世界冷吗?不然,为什么即使在盛夏,也有人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蔷薇先是打车到了菜市场,买了杜源最喜欢的鱼。她记得弟弟很小的时候就喜欢鱼,清蒸、红烧、水煮,很多的花样。她此时就像一个普通的少妇,与菜农讨价还价。其实她现在已经不差那几毛钱了,只不过是想像个普通人那样好好过一天。  姐弟俩所在的小区已经有些年头了,听说明年就要拆了重建。蔷薇本就想换住处,只是有点舍不得这里。不过既然是要重建的话,也就没有选择了。  开门进去的时候,杜源正在看电视。他跑过去接过蔷薇手里的袋子。姐,来啦。蔷薇摸摸他的头,往厨房走去。你自己看电视,我去烧菜。  蔷薇在烧菜的时候,杜源在后面抱住她,轻声的问,姐,你苦不苦。她摇头,生活哪有不苦的,我们只是更苦一点而已。  吃饭的时候,蔷薇像照顾小孩一样,给杜源盛饭,挑鱼刺。她笑意盈盈的看着杜源,满脸都是慈爱。杜源随口问,在酒店的工作还好吧,若是忙的话,以后就不要每周都回来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能照顾自己。他不是烦她了,只是心疼姐姐。  蔷薇表情僵了僵,不忙。  她一直跟杜源说她在大酒店工作,待遇不错。她也没说谎,她确实是在酒店工作。  黑暗是最容易滋生犯罪的地方,夜色的掩盖下,发生着各种龌龊的事情。白天衣着光鲜穿得是人模狗样的,男的不介意伪装成一个有风度的绅士,女的个个也都纯情得跟处女一样。只是已(一)到了晚上,多余的掩饰就没了必要,剩下的是赤裸裸的欲望。不得不说,肉体与灵魂的双重堕落是能够让人产生快感的。  蔷薇晚上会在酒店,打电话给单身的男房客,用那种极富挑逗的声音问:先生,需要服务吗?她的声音,可以很成功的挑起男人的兴趣。吃过饭,蔷薇就走了,她这样的美女是很忙的。Part four  出小区的时候,蔷薇看了看时间。因为距离天黑还有一阵,她去了酒吧。  厚重的金属声,喧闹的人群,熟悉的黑暗。蔷薇在这里,能够感受到在家也没有的心安。那是一种回归,是她骨子里就有的堕落。  一个男生端着杯酒过来,不介意我在这里坐坐吧。她看了一眼,是那个腼腆的男生,他貌似心情不好。见蔷薇不点头,也不反对,便自顾自地坐下。没了往日的一丝不苟,头发凌乱,一杯接一杯的喝闷酒。蔷薇没有理会他,有些东西憋在心里不好,是应该发泄出来。  他突然抬起头,盯着她的眼睛:我跟我女朋友分手了。  蔷薇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用吸管搅动被子里的酒水:先生,我好像不认识你。你跟女朋友分手了跟我什么关系。  他像是没听见,继续说:我跟她在一起很多年了,我们父母是世交,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两个人的家庭都是那种传统的家庭,从小就订了娃娃亲,跟她从幼儿园玩到高中,一直都在一起。说道这里他苦笑了一声: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了。  蔷薇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最后,是你抛弃了她。  他一怔,我以为我是喜欢她的,至少我从前是这样以为的。  两人沉默不语,他问: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跟她分手吗?因为你。那次跟她吵架后,无意间来到这间酒吧,呃···,就是第一次遇见你的那次,我看见你就觉得你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子,真的很不可思议。我不是那种幼稚的男生,不会很冲动地喜欢一个人。  蔷薇撇嘴。我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这种一见钟情的戏码谁信。  蔷薇早就不是那种爱情至上的纯情小女生,换作以前她或许还会感动得稀里哗啦。现在她就是一个很彻底的妓女,爱慕虚荣是必然的,她一个人养两张嘴,向钱看齐也是必须的。  她看了他一眼,衬衫虽然被弄得很脏,不过价值不菲。做这一行,不仅要识人还得识货,谁是菩萨谁是大佛是很有必要分清的。  她转口问:真的喜欢我?  那个男生反倒是不好意思,僵硬地点头。  蔷薇很张扬地笑了,喜欢我就包养我啊。起身走的时候,很意外地看到了男生眼底的黯然。她淡淡的说了句:我叫杜蔷薇。  这一场戏剧,她算是作了逃兵。她知道,十几岁的男生于她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只是这一世,他是良人,她为娼妓。你说妓女有爱情,会被人笑掉大牙。Part five  没有人生来就贱,蔷薇也不是一开始就是妓女。她不是没有坚持过,她曾经也有过一个很好看的男朋友,成绩好、五官精致。周围的同学都以为他俩会一直走下去,只是17岁那年,蔷薇没有预料的跟他分了手,再后来就是退学带着杜源离开了那座小城。  大家猜蔷薇家肯定是出事了,但没人知道真的发生了什么。  她曾是一个文静的女子,有爱她的父母,可爱的弟弟。一家子生活在小县城,不算富裕,可十几年平安。你说,上帝怎么会突然开这么大的玩笑,父母出了车祸,开车的司机跑了。  姐弟俩跪在父母的灵堂前,来的亲戚朋友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劝他们节哀。蔷薇想,若是你父母死了,你还节哀个屁。  安排好父母的丧事,生活还得自己过。她去餐馆打工,因生得乖巧很受老板的喜欢。她很感激老板对他的关照,干活卖力。哪知那个男人是人面兽心的家伙,让她来打工本就是觊觎她的美色。他让蔷薇加班到很晚,顺便强奸了她。那个男人他是这么说的,只是顺便,说得心安理得。他给了蔷薇两万块钱,让她离开。  蔷薇的整个世界都黑了,才多大的孩子,却要承受这么大的苦痛。生活不仅强奸了她的精神,还要作贱她的身体。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天理,因为老天爷睡着呢。  蔷薇带着弟弟离开了这座小县城,又去另一个城市挣扎。  后来的后来,蔷薇很彻底地堕落了。她有时会想,做妓女有什么不好,它带给了我金钱。而且,用身体赚钱和靠双手养活自己,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都只是为了活下去。天空很黑,只是偶尔亮着。Part six  杜源终于知道了姐姐的秘密。  那个星期天,蔷薇回家就隐隐有了预感。杜源不跟她说话,蔷薇去抱他时,他挣扎着:不要碰我,脏。  这是蔷薇早就想得到的结果,她不解释什么,只是去了卧室。  床头柜里有一瓶她很早就准备好的安眠药,她手指颤抖的取出来。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喂,状若疯狂,然后安静地换上一件素雅的衣服。弟弟,希望我最后的样子不让你讨厌。  这几年出卖身体的钱,蔷薇都替杜源存着,他上大学需要很多钱。床头除了一张银行卡,还有寥寥数笔的遗书,字迹隽秀。她说:姐姐走了,对不起,请原谅她。曾经她也是个好孩子,成绩优秀。  杜源很久才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敲卧室的门,没人应声。撞开门看见床头的东西时,就后悔了。  心急火燎的送蔷薇去了医院,心里不停咒骂自己不是人。他何尝不知道姐姐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他。可在他心目中很敬爱的姐姐突然就变成了妓女,又叫他如何接受。手术室中的灯一直亮着,是新生还是毁灭。

关于作者

Time。半人于
Time。安树
创作时笔名:Time。半人于

关于文章

所属文集:《时光当铺vol.2》
文章作者:Time。半人于
最近更新:2019-05-29 15:44